首頁 >> 大公司 >> 華為迎來最艱難一年,徐直軍:2020力爭活下來!

華為迎來最艱難一年,徐直軍:2020力爭活下來!

邱月燁 來源:21世紀商業評論 2020-04-01
無論是美國的禁令、HMS在海外市場的不確定性,還是受疫情沖擊的消費者業務、云業務獨立后的競爭壓力,都充滿變數。

華為迎來最艱難一年,徐直軍:2020力爭活下來!

“2020年我們力爭活下來,明年還能發布財報。”3月31日,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在2019年財報發布會上說。

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,盡管2019年很艱難,華為還是交出了不錯的成績單。2019年,華為全年收入8588億元,同比增長19.1%,這是華為繼2018年之后營收再次實現上千億美元規模。

華為迎來最艱難一年,徐直軍:2020力爭活下來!

以手機等終端為主的消費者業務的收入達到4673億元,同比增長34%,總計為華為貢獻了超過54%的收入,成為華為營收的第一主力軍;To B方向的運營商業務和企業服務業務增速較低,運營商業務收入2967億元,同比上升3.8%,企業業務收入897億元,同比上升8.6%。

華為迎來最艱難一年,徐直軍:2020力爭活下來!

按區域收入劃分,中國區全年收入達到5067億元,同比增長36.2%;海外業務中,歐洲中東非洲收入2060億元,同比微增0.7%,美洲收入增長9.6%達到525億元,亞太收入降低13.9%,為705億元。

受到海外政策影響,華為海外收入有所下降。受“516禁令”影響(2019年5月16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將華為納入實體制裁清單), 2019年華為消費者業務整體營收減少了100億美元。

數據顯示,在2018年Q3至2019年Q1期間,華為手機在海外銷量占比已達到50%,但在2019年二季度之后,回落至40%左右。

“我們去年在中國以外的消費者業務,在5月之前是快速增長,在5月之后快速下降,在第四季度稍微有所回升。”徐直軍透露。目前,華為手機在海外不能使用谷歌GMS服務,華為已推出了HMS系統應對。

華為迎來最艱難一年,徐直軍:2020力爭活下來!

3月26日,華為最新旗艦手機P40在海外首發,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對外公布了HMS的最新進展,華為正不斷給 HMS 添磚加瓦,華為視頻、華為音樂、華為閱讀等應用也將在海外推出。

此前AppGallery、智慧助手、云空間、瀏覽器、主題等已經出海。目前,華為 HMS 覆蓋170個國家和地區,擁有130萬開發者和合作伙伴,月活用戶達到4億。

此消彼長,2019年華為消費者業務在國內增長強勢。在2019年的四個季度,華為均保持了雙位數同比增長,位居行業第一,并在第三季度實現了64%的出貨量增長,市場占比超過38%,約為第二、第三名的總和。

對此,華為的應對策略是平衡消費者業務發展,在國內積極推進1+8+N全場景戰略的實施,即以手機為核心、8個主要設備為輔的IoT業務布局,涉足手表手環、智能音箱、耳機、電視、平板、PC電腦等產品。

華為迎來最艱難一年,徐直軍:2020力爭活下來!徐直軍

在5G業務方面,徐直軍披露,華為在2019年的收入僅30億美金,整體收入占比非常小。

這一業務也受到美國禁令的影響,“美國對我們全球5G業務還是帶來很大影響,至少給我們創造了很多工作量,也有少數此前的華為客戶因為各種原因,沒有選擇和華為繼續合作。”徐直軍表示,“比如澳大利亞、挪威、丹麥的一些客戶。”

此外,歐洲的5G進程也會延后,“疫情多長時間,就會延后多長時間”,這對華為的to B業務來說也是一大不利因素。

2019年,5G還屬于啟動期,尚未得到規模發展,但在全球的熱度是前所未有的。徐直軍表示,從好的方面看,從來未有一個技術像5G一樣讓全球每個人都知道,節省了大量宣傳成本。

“內需”或許是華為to B業務未來的一個核心增長點。3月初,中央已將5G、數據中心等納入新基建概念,加快推進5G建設,三大運營商也公布了今年的5G建設目標,都在組織招標進程中,華為也拿下了不少訂單。

華為迎來最艱難一年,徐直軍:2020力爭活下來!

“我相信三大運營商會完成其年初5G建設量,甚至會多一些。具體完成多少,一部分取決于他們有多少預算,也要取決于供應情況。”徐直軍說。5G對華為運營商業務的促進作用,或許要到2020年之后方能體現。

徐直軍直言,2020年對華為公司來說,將是最艱難的一年。這些挑戰將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:

美國的禁令

2020年全年,華為都處于美國實體清單之下。徐直軍透露,華為的儲備也快用完了,這是全面檢驗華為供應連續性能否發揮作用的重要一年。

事實上,美國的禁令對全球供應鏈的生態來說是一種破壞,任何一個環節的玩家都很難獨善其身。

3月29日,《中國日報》發表了社論《美國政府無法扼殺華為》,內文提到“如果新措施得以實施,中國政府別無選擇,只能對某些美國公司采取同樣的措施。”

華為迎來最艱難一年,徐直軍:2020力爭活下來!

對此,徐直軍回應到:“我想中國政府不會讓華為任人宰割,或者置之不理。我相信中國政府會采取反制措施:為什么不能對美國政府實行一些5G芯片、5G手機、5G網絡限制使用呢?華為和中國公司還可以從韓國三星、MTK等購買元器件。就算華為因為不做芯片而長期發展不起來,相信中國也有很多芯片公司發展起來。華為還是可以從這些企業購買芯片來使用。”

HMS在海外市場的不確定性

操作系統這條路,華為很努力,但也注定很漫長。

為了給 HMS 爭取更多的開發者,華為豪擲 10 億美元推出“耀星”計劃,今年還將在全球舉辦超過100場相關活動。余承東還表示,華為HMS應用可以兼容安卓應用,這也為開發者降低了門檻。

Gartner手機分析師呂俊寬曾表示,華為的HMS很難被海外市場接受,因為海外用戶習慣了谷歌的應用,想象一下用戶要放棄Gmail、Google Map、 Google Photo、Youtube,華為需要說服用戶替換的應用太多了。

受疫情沖擊的消費者業務

新冠疫情可謂是2020最大的黑天鵝,沒有一個市場能夠獨善其身。對于手機市場而言,不僅沖擊了線下零售終端,對供應鏈的復工、復產、運輸等方面都產生了負面影響。

華為迎來最艱難一年,徐直軍:2020力爭活下來!

“中國已經得到全面恢復。短期內供應全球沒有問題。我們不清楚未來疫情發展趨勢,如果沒有得到有效控制,少數供應商不能得到供應,是否能夠得到長期供應很難預測。我們不希望這種情況發生,我們也會為此做出努力。”徐直軍說。

云業務獨立后的競爭壓力

在2018年及以前,華為云業務一直歸類于企業服務之下,但從2019年開始,云計算變得更加獨立。2020年初,華為再次對組織架構進行新一輪調整,其中Cloud&AI升至華為業務群(BG)。“華為云在2019年增長超過3倍。”徐直軍表示。

云服務的機會在疫情期間催生的在線辦公、視頻會議需求中得到驗證,任正非也對相關產品和企業的云服務寄予厚望。

2月20日任正非與旗下的在線辦公產品WeLink團隊進行座談,他希望WeLink成為中國最大的企業業務辦公平臺。WeLink的戰略機會窗已經出現,從企業辦公場景、to B這個業務做起是可行的,這是華為的強項。

“互聯網已經經營了十多年,C端市場幾乎全覆蓋了,我們不要和BAT正面競爭。企業對安全性的要求重過私人對安全性要求,企業要求高可靠。這個是我們的強項,是BAT的弱項。我們要堅持面向中大企業和政府組織,這就是和BAT不同的地方,我們要殺出一條不同的路來。”任正非說。

但是,目前BAT的在線辦公產品和云服務都非常強,華為要直接與互聯網公司PK并非易事。根據2月11日IDC發布的《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(2019Q3)跟蹤》報告,2019年Q3中國公有云IaaS市場規模達144.6億人民幣,同比增長62.2%。阿里云、騰訊云、金山云作為互聯網云服務商前三企業,其后分別是中國電信、華為云、AWS。從華為目前的市場位置看,仍屬于跟隨者。


(編輯:譚璐)
相關標簽: 華為  
0
0
發表評論
loading...
相關文章
26选5昨晚开奖结果